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打造怒江综合生活门户网站

热门搜索: 怒江 怒江生活 怒江美食 怒江旅游

查看: 3724|回复: 0

遇见怒江

[复制链接]

40

主题

40

帖子

180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80
发表于 2016-1-6 00:42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一、出售怒江石的女孩
石头,是她从怒江边捡来。她踮起脚尖,把石头吃力地端到游人面前。
“叔叔,你听,你听......”女孩的眼中,一条大怒江,渐渐苏醒。
她就住在石头旁,她的梦因此有血色的江面,溜索不怀好意的摇摆。
她守在家门口,那些石头,与她等着有人弯腰,抚摸、端详。听她说一块怒江石,丛生的波浪。
石头一上岸,就变了颜色。怒江春天的蓝,顿时被阳光篡改,怒江的险瞬间被大风戳穿。
很好看的石头,怎么会变呢?女孩不明白,在她的发梢,有世界上最好的阳光,她身后,是比怒江水绿的麦苗。
   “叔叔,你再听听,你再听听......
   我听见,女孩眼里的泪水,就要出来。
二、秋那桶
我想遇见,钉马掌的女人。嘴里咬着钢钉,手上的刀,修补着被茶马古道啮咬的马蹄。
想想,怒江第一湾,不外乎就是,钉马掌的女人,随手扔弃的一只马掌。那种弯法,是一条怒江最美的身段。
一条汗津津的路,被江风吹干。干成怒江边,没有血色的芦芒。
风吹是那么干净,只留下一粒粒很咸的脚印。我想遇见仙女,着云朵剪裁的裙裾,给穷人背水。遇见那些解散的马帮,供游人骑乘,把江沙捣短。
茶马古道,是秋那桶从前的远方,一条怒江,就是秋那桶一辈又一辈人的从前。
我想遇见,滚着铁环的孩子,寻找松茸的孩子,挂着羞涩笑容的孩子,以及孩子后面跟着的大雪。
我想遇见,羊爬在山冈,月亮暗淡的眼神。阿妈在木楞房下,煮着茶,等着一家人,在神面前的粗茶淡饭。
   
三、丙中洛
没有桃花,这确实是个结义的好去处。人们喝着酒,烤着太阳,管它马哥头的绯闻,怒江心急如焚。
煮酒,打茶,喂猪养马,然后把生活的棉蔴织成毡毯。胆大的时候勾引月亮,梦多的夜晚,想想转山。
酒,那种结义的喝法,一定有好汉抽刀断水。也一定有好汉,把余下的时间,押给贡山。
四声部合唱,涉嫌抄袭了春天的内容。管风琴面前的女孩,你小小的安静,我不想打扰,我怕你一露笑容,就让神灵走神。
打坐的巫师,别再半睁不闭了,春天正在你周遭,透支秘密。
支一壶桃花酒,我必须合上抒情的诗集。倾干眼泪,赶赴一场不散的宴席。
四、纹面女
独龙江岸,她们跟在犁头后面,点种青稞。她们脸上的青丝,以莲的姿容,以干净的风,挽留一个独龙女人,悬凝的前世。
不稠,刚好够汗水穿梭;也不算浅,留得住曾经的痛。
在花朵一样的微笑周遭,那些线条,仍然无人厘清,一个世纪的爱恨。
十二岁的独龙族少女,拿出最好的笑容,种上谜面很多的纹理。据说,可抵御诱惑,驱遣邪恶,与前世的灵魂相约。
花朵,从族长手里赐给女人。实际是归还,独龙女人其实与花朵是孪生。我看到洗净的脸,背负着游走的竹签。锅烟水在少女的血管里,以洇濡的方式,走完花瓣,再走花蕊。
呵呵,我看到的只有疼......
疼在一个民族的脸上扎得很深,青蓝色的纹理,就这样跟着中意的郎,上山砍柴,下河拿鱼。
针挑肉的疼,叫记忆。
五、怒江茶马古道
那些艰难,都被后人用来走调地抒情。
杀气,血光;鬼魅,木鱼……鉴定诗歌确实轻浮,自以为是的画笔水分很多。
说不上具细的起点,汇聚的山路,有强盗、毒水、私奔、马失前蹄。悲剧,被塞进旱烟锅,点燃,出来的都是感叹。
鞭迹,没入悬崖,绝对是时间,怂恿了霸道的野草。溜索是茶马古道最悬的路;怒江,是茶马古道最高的山。
马哥头们,每次出行都是一次与自己命运的博弈。占卜,前程都好,结果,却喜少忧多。说有黄金的财源,都只有受穷的薄命。
所以请你摘下猎获的眼光,以匍匐的姿态,对古道上每一块石头,揖让以礼。
马哥头留下来,不为不可一世的风景,而为不可错过的女人。
一根七断八接的绳子,还拧得出桃花的血迹。
六、片马
我来得不是时候,我只见堆着一些木头。
瘸腿的步枪,还可以扣动板机。子弹躺在盘中,小号已经入梦。缺牙半齿的军刀,依旧威风凛凛。
那场战役,把守备左孝臣用来喝茶的黄昏,撕得像云飞扬。许多年,血染的石头,还在愤愤不平地颤抖。密林,掩饰了一场大火,焚毁的学堂,又长出麦苗一样的书声朗朗。
面积不大的土地,在一份份协议里变化着身份、国籍。收复,不像收割种在地上的粮食,镰刀一弯腰,就可以完成。
身怀弹片的麻栗树,时间以年为剂量,已经灭菌、消炎。更多的树,倒在电锯下。来自风雪垭口的雪风,是谁的呜咽?
片马风景很好,有水洗衣的青翠,仙风道骨的兰香,可我的梦,马嘶人喊,久久不能安然。
七、隔娘坡
男人在这一刻,都要跪下来。在娘面前,磕三个响头。
含娘的奶头,叫一声:娘。
取下随身携带的砍刀,砍下自己的一撮头发,交到娘的手上。再取出鞭子,请娘狠狠地抽。
男人,都会放任地哭,连绵的山峦,也跟着呜咽。
娘只送到这里,余下的路,只能让儿独自前行了。
娘在这里点燃香火,儿在夷方,肯定梦见炊烟。
这一口母乳,能让儿一生的辛苦,褪尽容颜。
娘啊......
儿回来,娘站的地方,是一处新坟。
八、废城知子罗
从这一天起,野草将漫过花园,淹没与春天接头的地点。
像一出大片的散场,夜风不厌其烦地敲打门窗。公交车停了,这一天,只有怒江,依旧往前。
野葛藤以蛇的速度,紫燕集体外出。菜市场依旧拥挤,超市亏本的广告,短斤少两的经营。人们正在采买烛光、火腿、与出发的点心。
石头往山上走,圆木都下了山。那个早晨,流浪的狗跟着一场风惊慌失措。
划好虚虚实实的交通标识,就没遇上过拥挤的车流。谁在邮局寄出最后那封信呢?末班车的黄昏,到底载走了哪些客人?
预言中的灾难,并没有发生。老姆登教堂的唱诗班,一定有为知子罗愤愤不平的理由。
我不关心有没有重要的房门没锁,只关心图书馆最后合上图书的书孩,谁安抚她小小的凄惶。
  (许文舟简介:男、196410月生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临沧市作协理事,出版散文集《在城里遥望故乡》、《高原之上》、散文诗集《云南大地》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写作,现已在《诗刊》、《诗选刊》、《散文》、《中华散文》、《散文百家》《民族文学》、《星星诗刊》、《文艺报》以及台湾《活水》、《自由时报》香港《香港文学》、《大公报》、《香港文汇报》、美国《世界日报》等报刊发表作品100多万字。有作品入选《读者》(乡土版)、《读者》(原创版)、《青年文摘》,并正式选编入《大学语文》、中学生课外阅读教材,中学生八年级《字词句篇》,散文诗先后七年入选《年度散文诗选》并由漓江出版社出版。先后荣获过第十八届、第二十一届“孙犁散文奖”、《云南日报》文学奖等奖项。曾出席第十三届全国散文诗笔会。)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